白奚

稷下学研究—中国古代的思想自由与百家争鸣

新华网 新华山东 头条 财经 政务 聚焦 社会 齐鲁 县区 网视 专题 图片 食品 旅游 文娱 金融 文化 教育 论坛 书画

      稷下学宫是先秦时期诸子百家思想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是一个最高峰,最繁荣,常常说先秦哲学就是一个古代哲学发展的高峰,稷下学宫就像一个王冠上面最璀璨的那颗宝石一样,它之所以这么璀璨,这么有创造力,就和多个学派的交叉交流分化、互相吸取有关。

精彩观点
1
白奚

稷下学宫:思想的包容与差异

稷下学宫:思想的包容与差异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55160

我觉得在稷下学宫中的这些学者他们到这里边来,政府给他们的任务,一个就是著书立说,第二就是教书育人,培养人才。每个人,应该是这些稷下先生们都在做这件事,但是大家关注比较多的都是这些著名的学者,他们来自于列国,到这里来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们写了什么书,他们提出来什么理论之类的。我们光知道他们都是在培养学生,但是都培养了哪些学生,这个并不太清晰,这方面材料并不多,因为大家都关注到这些比较著名的学者,但是有两个人是比较例外的,就是比较清楚的,就是法家的人物李斯和韩非,这两个人他是荀子的学生,这是有记载的。这是我们现在知道的这些著名的历史人物,他们确实是在稷下跟着先生们学习过,或者是他们的老师是谁,这是很少有的几个人之一,李斯和韩非,他们都是荀子的学生。我想荀子就是这样,他是儒家,他首先是个儒家,他和前辈的儒家比起来有很大的区别。他的前辈儒家,就是孔子、孟子这些,和荀子的思想就有很大的差异。

为什么他出现这么多差异?就是因为荀子的特殊地位,他是稷下学宫中的学术领袖,他常年待在稷下,年头比较长,然后他又常年主持稷下学宫的学术活动,他对于稷下学宫的活跃的各家各派思想了如指掌,一个是他熟悉;第二个,他经常要评价这些人的思想,评价的时候,无非就是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没看到什么,哪些地方是他的优点,哪些地方是他的缺点,我们就可以这样认为,荀子通过对百家学说的评说,在提到他们缺点的时候,他是知道这些人学术有哪些偏颇,偏颇的地方他就会回避。也就是说在荀子的学说里就避免了这些偏颇。同时他还要评价其他人的思想,使他们有所鉴,就是说有一些值得肯定的地方,那这些地方也就是被荀子吸收到他的学术里边了,这就是取长补短,荀子他就是这样。所以他了解诸子百家,其他学派都在说一些什么,哪些人的优点他吸取了,哪些人的缺点他又回避了,所以他就比其他人的学术水平要高。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成为儒家的大师,才能够超越其他人。也正是因为这个,由于他的特殊的地位,他在稷下学术领袖,他吸取了大量其他学派的思想内容,所以他的思想,就跟孟子、孔子为代表的传统儒家就很不一样。

他形成了这些思想,同时他也会把这些东西都带到他的教学活动中,所以我们经常想一个问题,比如李斯和韩非都是著名的法家人物,而荀子是儒家。一个大儒家为什么能培养出两个大法家?原来我们光知道有这么个事实,但是没有合理的解释。其实你从刚才我说的这个,荀子在稷下的活动、他的地位,你也能含出来,他其实是受到了稷下学宫中活跃的各家各派的思想的影响,比如法家的思想荀子也吸收了很多。所以他的思想和孔子、孟子都不一样,他就比较注重法治。他在坚持儒家基本立场的同时,他要主张吸收法家的优点。这和孔子、孟子很不一样,孔子、孟子对法治是持非常谨慎的态度,是尽量不用,尽可能的用道德教化,用儒家的道德教育来解决问题。所以大家常常讲的儒家和法家,就是比较对立,原来是这样。但在荀子这儿它就已经不对立了,荀子就是以儒家为主体,来吸取了法家。所以荀子的思想从这方面来说,它是吸收了法治思想的儒家,他对法治特别强调,你看对读荀子的书里边,大量的讲法如何如何。这就和传统儒家的孔孟不一样,所以他的学生在跟他学的时候,因为他大讲法,所以李斯和韩非对法特别感兴趣,所以他跟随荀子学习的时候,这两个人在法这一方面就比较倾斜,所以荀子一个大儒家才能培养出两个大法家。

1
白奚

思想大碰撞 百家争鸣

思想大碰撞 百家争鸣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55159

其实一种学术思想它在流传的过程中,它也一定会发生变化,特别是一个大的学派。在它创始人,比较大的人物,像孔子、老子、孟子这些大人物,他们提出一种思想之后,他的传承者们对他一定会传承他思想的不同方面。所以自然发生的这种分化,这是很难避免,这种分化其实是个好事情,使他这个学派可以向深入发展,发展出不同分支,会越来越繁荣。这是自然现象。

但是稷下学宫它除了这个之外,它和一个学派内部在流传过程中自然发生的那种自我分化不一样,稷下学宫之所以这么繁荣主要的原因,从学派分化的角度来看,它主要是各个学派之间不同思想的交锋,通过交流、通过争鸣,互相取长补短,互相吸取,这样的话就会产生一些新的想法,提出一些新的理论。这样一些内容是一个学派在自然传承过程中那种分化带不来的。所以我们看到,稷下学宫的学术思想那么百家争鸣、那么繁荣,那作为诸子百家,每个人都是一家,每个人他们的思想都和别人不一样,没有完全一样的,老师和学生他也有很大的差异。这都是百家分化造成的,这种分化就是因为很多学派人物都集中在稷下学宫,他们都可以经常在一起自由的交流,所以他的条件非常方便,和一个学派老师和学生们天天谈的内容都差不多,天天在谈那些东西就不一样。所以我说稷下学宫才能这么繁荣。我们都说稷下学宫是先秦时期诸子百家思想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是一个最高峰,最繁荣,常常说先秦哲学就是一个古代哲学发展的高峰,稷下学宫就像一个王冠上面最璀璨的那颗宝石一样,它之所以这么璀璨,这么有创造力,就和多个学派的交叉交流分化、互相吸取有关。在历史上这种情况之出现过这么一次,后来再也没有了,后来百家争鸣也就没有了。所以我想稷下学宫它的意义,是非常之大。你看原来稷下学宫没有出现的时候,学者们彼此没有什么交流,或者极少有交流,谁也不认识谁。南方有一个、北方有一个人,隔着千山万水,那边说了什么你也不知道,你说个什么观点还不知道多久才能传人家那儿,就算你知道了,你有不同意见,你也没法和人家交流讨论去。千山万水,等你找到那儿,人家早已经走了。所以非常不方便。所以那个时候的学术发展是比较慢的,原因就在于他缺少一个平台,但是稷下学宫它就是一个平台,有了这个平台,就像招揽人才,大家四面八方都到这里来了,所以各种学术创作就提供了一个平台,就非常方便。我想才出现了我说的分化、互相吸取,它每天都在进行。我一个老师在上课,我的学生们可以听,其他人的学生也都来听,像现在的大学课堂一样,我的学生也跑到别人那儿听,别的老师说的什么,对我有什么评价,他马上就会反馈给老师,当下就知道了。所以极为方便。

1
白奚

当“稷下学宫”邂逅“柏拉图学园”

当“稷下学宫”邂逅“柏拉图学园”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555158

因为我好多年前就在研究稷下学宫,研究诸子百家,我大概20年前出了一本书,这本书叫《稷下学研究》,当时非常著名的学者李慎之先生看到这部书了,书稿他很喜欢,他就给我写序。在他的序里面他提出来,我非常希望能有学者以后能把西方的柏拉图学园和中国的稷下学宫加在一起比较。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题,之前我们也知道柏拉图学园,从来没和中国的百家争鸣给它连在一起思考。现在看来,李慎之先生是非常超前的,他那个时候就想到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我这稷下学研究还是不错,但是据他所知,古希腊的柏拉图学园和稷下学宫,这两者有的一比,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没有人把他们比较研究。

现在20年过去了,现在临淄政府这个题目是他们自己想出来的,我觉得到底是时代不同了,他们来办这么一个会,这对我来说也就是了却了多年悬挂在心头的这么一个夙愿,大家可以坐在一起聊一聊这个话题了。通过聊这个话题,我想完全可以推动西方人了解我们,了解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来了解西方人、古希腊文明。

今年4月份的时候,这批希腊的学者他们提交会议论文的选题,大家看到了,大量讲的是孔子。因为他们对孔子了解的比较多。他说这和我们的标题不太吻合,就希望能换一换。你看,他们很快就换成,这回没人讲孔子了,因为孔子这个话题和我们的会议主题关系不大。就说明这样一来,否则这些希腊的学者们,很难关注到孟子这样的人物,他们就了解一下孔子。通过我们办这个会,他就了解了孟子。当然还有其他的人,对我们的文化了解也就更多了,原来他们对我们并不太知道,仅仅知道个孔子。我们道理也是一样,我们仅仅就知道柏拉图,都是书本上的那些东西。现在和希腊的学者面对面交流,听他们介绍柏拉图学园,介绍里面的思想,他们是怎么研究的,我们怎么会从那儿想到,我们就会和稷下学宫的情况进行对照来思考。这样的话对双方的学术水平都有提高,非常有好处,而且也给我们各自的研究都带来一些新的思考、新的课题,所以我觉得是非常好的。我也希望像这样一种研究,下一次是不是就到希腊去搞?我们到柏拉图学园所在地再开一次这样的会,我想更有收获。

白奚
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